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张颖清学术权威干涉还是伪科学

2018-12-03 16:46:38

张颖清:学术权威干涉还是伪科学?

生物通主编的道歉声明

放假归来,忙于新栏目的筹备,突然得知生物通的一篇评论文章(张颖清:学术权威干涉还是伪科学?)竟然上了新语丝的[立此存照],震惊之余,非常难过。

对于不了解的事情,这篇文章里本来应该给出足够充分的信息让读者判断,但是却没有这样做。在没有了解清楚一件事的前因后果的情况下对事件乱加评论,是根本错误的;仅凭《了望》新华社和人民的几篇文章,单纯相信“官方权威”而失去用自己专业知识去判断的能力,是极不专业的;而仅仅出于对逝者的同情就不辨是非的“一边倒”,是幼稚轻率的。作为一个专业的生物站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主要在我的疏忽——没有给新来的同事足够的引导就放任他们信马由缰乱弹琴。是我在假期的不负的松懈大意,令生物通蒙羞,也令新来的同事承受本不应发生的挫折,对此,我深感内疚。我愧对生物通的广大读者。

断章取义本来就是编大忌,没有前后文的前提下引用语句容易令人歧义而发生误会,而被批的文中断章取义的引用了方舟子先生在“当心有人借张颖清之死为伪科学喊冤”一文中的结尾,而且也非常不恰当地采用了贬义的手法,确实容易让读者误会方先生本意。对于这种严重的错误,我只能深深自责和真诚道歉。方舟子先生一直是我非常钦佩的人,新语丝也是极少数令我敬重的站之一。特别是2000年关注珍奥核酸和基因皇后等事件以来,方先生无畏的勇气,较真的脾性和犀利的文笔,一直都令我羡慕不已。多年前我也曾希望在生物通开辟专栏,能令新语丝一些被封锁的好文章让更多人看到,可惜未获许可。但是我对方先生一直深怀敬意。现在居然在我的眼皮底下发出这样的文章而我竟然一直没有留意,被[立此存照]而我竟然在5天后才在BBS上看到,这种大意,我难辞其咎。我深深明白,道歉之于伤害本身,是无甚意义的,正如捅了一刀后说对不起,于伤口本身而言没有任何益处。但是,我还是只能诚恳的说一句:对不起,是我们做的不对。

对于这篇文章本身,我并没有打算毁尸灭迹删了了事,我们必须有勇气直面错误——对于获得我们书面许可转摘文章的站我们将书面通知有关负责人删除转载此文,而其他未获授权私自转载我们文章的,我只能在此通告请立即删除。而生物通将在该文前面特别注明本道歉声明,并在文章后面全文附录方先生“当心有人借张颖清之死为伪科学喊冤”一文,以期读者能清楚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这件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警示——我们有勇气承认和改正我们的错误,但是我们更应该珍视大家赋予我们的信任,做一个真正的媒体,为大家提供尽可能真实、全面而公正的信息,为此,我们需要不断提高自身的修养和能力。在此,我非常感谢yjianbing友,还有给我发信的10多位热心读者,无论是严厉的批评指责还是委婉的提醒,我衷心感谢你们。我们一定努力做得更好。

吴青

生物通综合报道:山东大学张颖清教授是于2004年10月20日去世的。在他去世的背后有着一波三折的故事。张颖清教授70年代在从事针灸医学过程中发现《生物全息律》,由于影响大,成就突出,1984年被山东大学作为特殊人才引进。80年代中期,张颖清在学术上首创全息生物学理论,着有《全息生物学》、《生物全息诊疗法》、《全息胚及其医学应用》、《新生物观》等多部专着。

今年1月17日出版的《了望周刊》报道,上世纪90年代初,张颖清教授三次应邀访问颁发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的机构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等,在具有诺贝尔奖提名权的教授们的主持下,多次作学术报告。我驻瑞典使馆科技处、教育处先后3次向国家科委和国家教委发回关于张的学术成就在瑞典获得高度评价的报告,认为‘只要进一步做好全息生物学理论的科学论证和推广工作,加强宣传,这一理论的发明者张颖清教授很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获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使馆科技处的同志说,我国还没有任何一项科技成果能够像张的成果这样,得到诺贝尔奖评定机构科学家的如此评价。”看起来平步青云的张颖清教授怎么也没想到厄运会突然降临。1995年4月3日《中国科学报》发表了由一个院士推荐的“对全息生物学的质疑”的文章,此文作者是山东肥城矿务局职工医院的一名医生。随后,在国家科技主管部门尚未对此课题作出评议认定、科技界也未展开学术研讨或证伪的情况下,1996年10月出版的由某院士主编的《伪科学曝光》一书,将“对全息生物学的质疑”一文收录其中。此后,张颖清的命运急转直下,全息生物学在学术上遭封杀,其山东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称号被取消,研究经费无人支持,申请评奖无处受理,一些大学的全息生物学课程也被停开。今年,新华社、人民等媒体报道评论,张颖清教授的死因,是被戴上了“伪科学”帽子,他本人和他的研究被列入“伪科学曝光”名单、在社会上广为宣传;与此同时,有关部门不给张颖清教授任何澄清和辩论的机会。这一来,张颖清教不但完全失去了科研机会,而且,从此在社会上成了一名“伪科学”分子,致使他身心受到严重打击,积怨成疾,57岁英年含冤病逝。社会上有各种支持与反对的声音:张颖清去世后,当年在国家计委主要从事科技计划管理工作的严谷良及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任振球等6名老科技工作者联名写信为他的遭遇感到不平;人民也刊登了《由张颖清之死想到的……》,作者林蔚认为对张颖清厄运负的应该是对权威盲目崇拜的文化;方舟子先生则跳出来反对,“常识告诉我们,如果有什么东西听上去不像是真的,那么它很可能不是真的。一门伪科学一旦试图走向市场,推销起产品来,那就不仅仅是伪科学了。”到底张颖清的理论是不是伪科学,现在还真是很难判断。有时候,一种理论提出得太超前了,不为权威所认同,那么它就很难被广泛地接受。爱因斯坦发表狭义相对论的时候是瑞士伯尔尼专利局的一名普通职员,他的相对论理论在很长时间里都得不到人们的认同,因为他的理论实在太难理解了。另外巴巴拉·麦克林托克提出的转座子理论也是四十年无人问津,前提也是她的理论太超前了,与当时的学术主流不一致。当然,不敢断言张颖清的理论就是这么超前,这么正确的。就像支持与反对张颖清的人互相攻击的那样,“你懂什么是全息生物学吗?你懂医学吗?你懂中医吗?”不懂,所以想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中医是我国历史悠久的一门学问,中国人对它可以说是又爱又恨。爱,当然是因为它是中国人的骄傲,正在慢慢走出国门,得到世界的认可;恨,是因为它悠久的历史中带着无数的血泪史。不说以前由于人们迷信,导致许多所谓的中药医死人,直到现在还有许多人迷信偏方。比如:民间传说生吃活青蛙可以强身健体甚至可以治病,可是许多人在生吃活青蛙后发生被感染上青蛙寄生虫疾病或者是患上肠梗阻。近也发生有误服中药导致中毒甚至死亡的例子。今年6月15日中午,云南省昆明市禄劝县茂山乡红石岩小学为预防水痘,让学校两百多名小学生集体服用“大锅中药”。不久,151名学生陆续出现拉肚子、恶心、呕吐等中毒症状。学生立即被送到当地医院,一个孩子因抢救无效死亡。6月20日,其余的150名学生出院。这两件事,前者属于一些人缺乏基本的卫生常识,误把偏方当中药;后者则是对中药的利用不当导致的。据了解,学生们喝的“大锅药”有板蓝根、金银花、大青叶等15味中药。云南省和昆明市的疾控中心、药检所等相关部门及中医学专家对这些药物成分和药方进行了检验,虽然这些药都是符合国家药典规定的合格药物,但搭配严重不合理,苦性、寒性药物过多,加之小学生胃肠道发育不健全、体质相对较差等,导致孩子们服药后普遍出现腹痛、腹泻、呕吐、头痛等症状。许多人因此认为中医就是巫术,当然过去由于中国人缺乏教育,的确很多巫术和中医曾经扯上关系。像新东方的出名老师——罗永浩就曾经在课堂上说过:“中医是典型的巫术,它有没用呢?当然还是有点用,可是它是靠人体试验逐个试出来的,根本缺乏科学依据。”那么西医是不是就不需要人体试验呢?西医也一样需要的,不举别的例子,拿常见的青霉素来说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对它过敏而死。并且,近年默克、辉瑞一些治疗关节炎的药物被发现对心脏有严重副作用而相继停产或者是标上明显的警惕语,这些关节炎药物都不知道畅销了多久,造成了多少人受害。难道西药就是万试万灵的妙药?中药相对西药来说成份的确太复杂了,它不仅仅包含一种化学物质,它一种草药就可能包含多种化学物质,还要根据不同特点将不同草药混合,其中成份真是很难一下子用个化学公式说清楚、讲明白。中药要与现代科技接轨这是肯定的,否则一直讲不清楚,只靠老中医的经验也很难让人信服。日本、韩国在中药方面做得比中国都要出色。中药本来应该算是中国的“国药”,可是世界上出口中药多的国家不是中国,并且中国出口的中药中又以原料为主,成药较少。这样,很可能我们出口的原材料出去加工一圈,回来又以高价卖给中国人。此外,非常值得探讨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中药一定要得到外国人的认可,那才叫治病的好药,否则就乏人问津呢?不久前生物通有一篇文章也讨论了这个问题,那就是“国药不国”的尴尬局面。据财经的报道,上世纪80年代,国家财政拨出的卫生事业费,西医占97%,中医占3%。而在拨给中医的这一块里面,中西医结合的占97%,纯中医的占3%。所以有“两个3%”。2005年初,国家科技部拨了5000万元给卫生部,用于治疗艾滋病。结果,卫生部给西医4500万元,中医只给500万元。科技部认为分配方式不合理,要求卫生部做不到对半开,也应该四六开、三七开。,卫生部给中医增加了300万元经费。大家做科研都应该非常清楚,没有经费,光依靠美好的愿望是出不了结果的。一方面,认为中药不现代化,是陈腐而落后的;另一方面,又不拨经费使它走上现代化的道路,给它科学依据。在西医大行其道的今天,在中国,中医可以说是在不断萎缩。因此,在近完成的《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总报告》中提出将中医药的管理从国家卫生部分离出来,单独成立“中医部”。报告认为,对于医疗保健体系建设,我国应建立以中医为主、中西医并重的医疗保健体系,方可惠及13亿国人,尤其是9亿农民。张颖清的科学理论是建立在中医的针灸学上的,它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是不是伪科学,是否真的值得获一个诺贝尔奖现在无从下定论,这恐怕要留给历史去讲述了(生物通 谢菲)。

欢迎大家对这件事在我们的BBS上进行讨论。

方舟子快评原文

当心借张颖清之死为伪科学喊冤

常识告诉我们,如果有什么东西听上去不像是真的,那么它很可能不是真的。一门伪科学一旦试图走向市场,推销起产品来,那就不仅仅是伪科学了。

山东大学全息生物学研究所所长张颖清去年10月份因病去世。全息生物学在生物学界 被公认为伪科学。按中国传统,议论一位刚死不久的人的是非会被认为不厚道。但是,近有一些人在媒体上炒作张颖清之死,为伪科学鸣冤叫屈,比如新华社1月26日发表《中国科技界悲剧———山东生物专家张颖清含冤早逝》(以下简称《悲剧》)一文,声称张颖清“有希望获得诺贝尔奖”,“就在他离收获的果实越来越近时,个别所谓学术‘权威’的粗暴干预竟使他每况愈下乃至含冤而逝。”

那么,我想还是有不厚道一下的必要的。

张颖清是一位没有上过大学的针灸医生,在20世纪80年代创建了所谓“全息生物学”,其核心是“生物全息律”(或“全息胚学说”),杜撰了“全息胚”、“全息元”之类的名词,牵强附会地想要解释几乎一切生物现象,囊括所有生物学学科。没有生物学知识的人,可能会觉得他的说法很有趣。比如他说“生物体的每一相对独立的部分,都存在部分与部分相似,部分与整体相似的构成”,并举叶子形状和树的形状相似为例。其实只要稍微想一想,就知道这种简单枚举法是不足为凭的。可能某些树会碰巧符合这个“全息律”,但是更多的树是根本不符合的,比如我喜爱的榕树,我怎么也看不出其叶子形状和树的形状相似。

而生物学专业的人,更一眼能看出所谓全息生物学是一名不具备生物学基本知识的人的异想天开,是典型的伪科学。但是在20世纪80年代,伪科学在中国极为吃香,在那样的环境下,张颖清出尽了风头,在1982年被山东大学破格聘为副教授,1990年晋升为教授,并成立了由其本人担任所长的山东大学全息生物学研究所,还搞了一个国际全息生物学会自任“终身主席”。

1995年,全息生物学的伪科学性质才首次得到公开的揭露。当时,由着名生物化学家邹承鲁院士推荐,《中国科学报》发表周慕瀛写的《对全息生物学的质疑》一文,后来收入何祚庥院士编的《伪科学曝光》一书。这就是《悲剧》所说的“个别所谓学术‘权威’的粗暴干预”,并把邹院士和何院士混为一人,以致有人质疑何院士在生物学上算什么权威。从那以后,这门伪科学总算没有那么嚣张了,虽然张颖清继续在山东大学当他的所长,但据新华社的那篇报道,“其山东省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称号被取消,研究经费无人支持,申请评奖无处受理”,这正是对待伪科学的正确做法,又怎么能当成罪状,并把张颖清之死怪罪为“由于学术生存权得不到保障”?所谓真金不怕火炼,如果张颖清的东西有根有据、真有价值,岂能一被质疑就一蹶不振?

《悲剧》声称张颖清“有希望获得诺贝尔奖”,引了1990年届国际全息生物学学术讨论会大会宣言:“可以预言,全息胚学说的提出者张颖清教授将获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那本来就是张颖清本人组织的会议,不过是自吹自擂罢了。又引用了中国驻瑞典使馆科技处的评价,即使是真的,外交官对科学成果的评价又有什么分量?

《悲剧》声称:“张的学术成就获得了国际学术界的高度评价,认为其成果对生命科学、医学和农学等研究,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应用价值。”

我用山东大学全息生物学提供的“全息生物学”英文译名在生物医学期刊数据库进行检索,没有找到任何一篇有关全息生物学的论文。用google检索,发现国外只有一些“另类医学”站介绍全息生物学、张颖清。请问国际学术界的高度评价发表在那里?

《悲剧》声称:“正是张1985年创立的全息胚学说,明确排除了学术界对动物细胞全能性的争议,从而为12年后克隆羊技术的诞生奠定了理论基础。”动物细胞具有全能性,是因为细胞中含有全套的基因组,而不是什么子虚乌有的“全息胚”。对此学术界从来没有争议,有争议的是高等动物已发育、分化的体细胞有没有可能逆转再回到受精卵的全能状态。1997年诞生的绵羊多莉是头用体细胞克隆的哺乳动物,但是并不是头被克隆的动物。

早在20世纪年代,科学家就已用蝌蚪体细胞克隆出青蛙,用青蛙体细胞克隆出蝌蚪了。张颖清的学说毫无学术价值,也从未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在国际上无人注意。不信去问问克隆出多莉的维尔穆特,他可曾听说过什么全息胚学说、张颖清?敢胡吹明确排除了争议、奠定了理论基础,只能说是欺世盗名。

《悲剧》声称张颖清英年早逝,在科技教育界引起强烈震动。其实只是有“6名老科技工作者联名写信”为张颖清喊冤。这6人没有一位是生物学家,并不具有足以评价张颖清研究成果的专业知识;而且他们都属于“天地生人”的小圈子,一贯鼓吹伪科学,包括那位自称用自己创立的全新的数学方法,一举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费马大定理等几大数学难题的蒋春暄。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大学全息生物学声称,张颖清发明、山东大学全息生物学研究所实施、生产“生物全息电图诊断仪在手上扫描一次只需15秒钟,就可以诊断全身有无疾病和患病的部位,等于快速地做了一次全身体格检查”。有如此神奇的医疗设备,早该全世界医院家家必备,什么CT、核磁共振诊断仪、心电图仪、脑电图仪统统都该淘汰,只有几年前的“气功大师”可以媲美。为世界医学带来如此重大的革命,我看获得十个诺贝尔医学奖都够了。

不过,常识告诉我们,如果有什么东西听上去不像是真的,那么它很可能不是真的。一门伪科学一旦试图走向市场,推销起产品来,那就不仅仅是伪科学了。

捕鱼平台
电动观光车
牛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