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探访岭南的自梳女:我这样过了一辈子

2018-11-07 10:36:40
探访岭南的自梳女:我这样过了一辈子 自梳女是封建制度下于清朝后期兴起的、唯珠江三角洲地区独有的一个特殊群体。

在过去广州和珠三角的未婚女子都梳着一条辫子挂在背后,结婚时,由母亲或女长辈替其把辫子挽成一团紧贴在脑勺,称为髻。

自梳女则通过一种特定的仪式,自己将辫子挽成发髻,表示不嫁人,独身终老。

但一经梳起则不得反悔,父母也不能强迫其嫁人。

日后如有不轨行动,就会被乡党所不容,遭到酷刑毒打后,捆入猪笼投河溺死。

死后还不准其父母收尸葬殓,得由“姑婆屋”中的自梳女们用草席挖坑埋葬了事;如村中无“自梳女”帮助殓埋的,便被抛入河流中随水流去。

在广东肇庆市端州区塔脚路,中国一群自梳女就生活在这里。

这一天天气闷热,正午的太阳凶悍灼热地烧烤着大地,这里参差的逼仄巷子里,肇庆市塔脚路一带,榕树成荫,僻处城市边缘。

塔脚路,我们打听又打听,如果说起周旁的崇禧塔,就应该无人不知了,这座建于明代万历年间的塔是个旅游所在,而我们要寻找的观音堂,也是历史悠远,建于清道光年间,香火盛时这里曾经庇护了100多位自梳女。

现在观音堂四周的小巷里还散住着11位自梳女,岁数在60到90之间,有一名三个月前刚过世,这就使得我们的探访增加了必要性。

■两位拒绝采访的姑婆 梁俊航姑婆和夏惠甜姑婆两人正坐在巷口聊天,她们两家住得很近。

梁俊航姑婆枯瘦,一身黑衣,整个身子都陷在一张小小的塑料椅子里。

夏惠甜姑婆较饱满,说话也是风风火火的,看得出是一个为人爽利口齿伶俐的女人。

据说梁姑婆的过去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12岁的她就不幸失去了父母,是她独自一人用双手带着一个4岁的弟弟和两岁的妹妹,生活的艰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然而就在她20岁的时候,两个弟妹都相继离开了人世,而自己却被地主家的公子看上了,强制要娶她做三妾。

梁姑婆死也不从,到处躲藏。

后来她认识了邻居一位姓李的小伙子,两人情投意合,正准备洞房花烛时,不料被地主家的公子发现,将她抢去。

一个夏日的雨夜,梁姑婆终逃脱火坑,就一人改名换姓来到了塔脚路当起了自梳女。

她说她这一辈子痛恨的就是“那种有钱有势、为所欲为的臭男人”。

夏姑婆连珠炮一样爆出一串粤语,大意是说,近来记者来得太多了,一拨接一拨的,有的报道失实,说他人对她们又是捐钱又是捐物的,引起街坊议论,她们对这个很不满,姑婆们开了个会,一致决定不再接受记者的采访。

于是任我说甚么,她们都只是不以为然地摇头。

是的是的,对于姑婆提到的问题,我深表同情,这些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