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安徽男子被冤杀妻坐牢17年案发仅10日即

2018-11-06 10:22:18

安徽男子被冤杀妻坐牢17年 案发仅10日即被判无期

原标题:安徽于英生杀妻案争议:真凶在那

蚌埠男子于英生杀妻17年后近日改判无罪释放引发关注,这起尘封的案件相关细节逐渐浮出水面。

安徽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播放的一段庭审视频显示,于英生杀妻案案发仅10天后,就被判无期徒刑,办案效率之高,令人咋舌。对此,现任蚌埠市中院院长回复早报称肯定听错了。

然而到底是审判长口误还是确实高效,截至昨晚发稿,各方未给出解释。

蚌埠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洪祥表示,该局已成立专案组重新侦查此案,相关案卷已回到蚌埠,外围调查工作已经启动。

当年审判被指10天结案

8月14日,安徽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播放的一段庭审视频显示,8月13日,安徽省高院在阜阳改判于英生无罪,庭审中,审判长王晓东在宣读判决书时曾这样说:于英生因犯故意杀人罪,于1996年12月12日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96年12月2日,于英生之妻韩某在家中遇害。经蚌埠市公安机关侦查、蚌埠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于英生无期徒刑,安徽省高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也就是说,于英生杀妻案一审宣判时间距离案发仅仅只有10天时间。

向蚌埠市中院院长朱军求证,朱军发短信回复称肯定听存(错)了,随后他表示以高法通稿为准。

朱军表示:所谓高效的信息是错误的,也是无根据的。而对于为何10天宣判的问题,蚌埠市公安局科负责人持怀疑态度,他表示:估计世界上没一个国家法律有这么高效。我的理解(10天)多是刑拘或逮捕的日期。

昨天是周六,未能联系上安徽省高院。是审判长口误,还是公、检、法办案确实高效,截至发稿,各方未给出解释。

昨日,早报就一些案发细节及侦查审判过程采访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检察院、蚌埠市公安局,均未得到回应。此前,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宣教处王处长告诉,当年办案法官均已退休,相关情况还需要进一步了解。

据了解,案件在2001年终审判决后,于英生及父亲于道欣就相继上诉,终向法院提供了新的证据,得以无罪释放。无罪释放后,于英生及其家人拒绝了媒体的采访,并未透露申述理由和新的证据。于英生一审辩护律师的同事向透露,辩护律师当时提出三点辩护意见,包括于英生没有作案时间以及警方存在刑讯逼供等。

从蚌埠市公安局获悉,该局已成立专案组启动重新调查,并由副局长王洪祥担任专案组组长。据王洪祥介绍,关于于英生涉嫌杀妻一案的卷宗刚刚回到中院,他还没阅卷,但警方的外围调查已经开始,案发现场已经不存在,接下来我们将对卷宗进行分析研判。王洪祥说。

至于当年办案过程是否存在刑讯逼供?王洪祥表示,我只能告诉你,于英生当时不是零口供。

案发地早已改头换面

于英生被宣布无罪释放后,一些邻居仍怀疑于英生是杀害妻子的凶手,也有邻居认为在真凶没有出现的情况下,判于英生无罪释放体现了司法的进步。

近日,早报几经辗转找到了当年于英生杀妻案发地,这是一栋临街的老式筒子楼,据一位老住户介绍,该楼建于上世纪80年代,当年集中居住了蚌埠市各单位的领导干部家庭。于英生以前的家住在一楼,如今已改成花店和文具店,店老板称,房东既不姓于,也不姓韩。然而,对于那起曾轰动蚌埠市的凶杀案,不少邻居仍记忆犹新,当年警方也曾找过他们了解情况。

案发时,住在四楼的陈阿姨刚生孩子不久,后来有警察向她询问案情:他们问我可听到动静、可闻到什么味道,但我当时一直待在家中坐月子,什么都不知道。

案发后两三天,陈阿姨的拖把不小心掉落到于英生家的院子里,陈阿姨敲门进入于家,当时是于英生给我开的门,但因为时间很久,我记不清他的表情。陈阿姨称,在院子中,她看到一棵树的树干上有血迹。

住在三楼的张阿姨听说于英生释放后,十分惊讶,当时他家里就住着一家三口,要进楼肯定会要先进大门的,只有熟人才有钥匙可以进入,当时有又是大冬天,很早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听说有小偷和强盗进去。

当年参与侦破于英生案的民警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根据当时的现场情况和尸检报告推断,案件性质可以确定为窒息性死亡的他杀案件,作案时间在早上7点左右。在于英生两室一厅的家中没有发现门窗被强行破坏的痕迹,屋内并不凌乱,也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

在隔壁单元,一位退休干部表示,于英生父母均为干部,案发后大量警车到达现场,真凶没有出现,于英生能释放也是一种司法的进步。

凶手曾想伪造煤气爆炸

于英生家多名当年邻居回忆称,当年凶手作案手段残忍,并存在伪造案发现场的可能。

今年77岁的王阿姨与被害人韩某的母亲是数十年的老邻居,从小看着韩某长大,她说,韩某为人低调性格内向,她穿的衣服的颜色就是蓝白灰,从来不穿花衣服,但因为长相漂亮,穿这样的衣服也很洋气。一名曾与韩某有过工作往来的律师称韩某当年长得像赵薇,但比赵薇漂亮。

王阿姨参加了韩某与于英生的婚礼,小于(于英生)的个子很高,马上就要提拔为干部,后来,我也没有听说小于和小韩的关系不好,小韩很内向,这些个人的事情,连她妈妈也不会告诉的。

王阿姨曾从韩某父亲口中获知当年的案发细节。当年于英生家中只住了一家三口,案发当天是周一,于英生早上送孩子上学,韩某的父亲中午接外孙回到于英生的住处,可是门没有锁,只是虚掩,一进屋,韩某的孩子发现母亲的脚踏车留在屋内,这让韩某父亲十分惊讶,一般韩某上班会骑脚踏车。

韩父随即打开主卧的屋门,仍未发现女儿,但意外的是,他发现原本在厨房内的煤气罐摆放在卧室的床边,煤气罐附近还点着一根蜡烛,煤气的阀门是打开的,屋内有煤气味,但因为煤气量不足,屋内没有发生爆炸。

韩父随后打给于英生和韩某的单位,确认了韩某没有上班,于英生也从单位往家中赶。遍寻不到女儿,韩父重新回到卧室,掀开了床上的被子,女儿躺在床上,头几乎被割断,只剩下一点皮。

韩某在殡仪馆出殡的那天,王阿姨亲眼见到了韩某的尸体,韩某身穿睡衣,头颈部分被纱布包裹。

多名邻居表示,曾听说韩某被砍头一事,但警方公布的死因为窒息性死亡。

韩母拒绝原谅女婿

韩某的母亲如今也已年逾古稀,昨日,她婉拒了早报的面对面采访请求。不过时隔17年,面对女婿无罪释放的现实,马阿姨仍然没有原谅女婿,我就一句话,我坚持认为他就是凶手。

韩母边说边哭,情绪有些激动,从1996年到2001年,公检法经过这么多年的调查,都通过了这个结果,怎么会说推翻就推翻了。

据王阿姨介绍,韩某的死对于这一家人的影响很大,案发后,于英生的孩子一直跟着韩某父母生活,但一直很自闭,初中没有毕业就长期待在家中,不敢出门,韩父长期精神不佳,曾在庭审现场晕倒后送医院抢救,大约3年前去世了。

昨晚,于英生的哥哥于宁生婉拒了早报的采访。

桂林大情小事,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牛代理
油封
电子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